• 精选
  • 会员

第六章:胆 量

2019年5月23日来源:战争论 作者:克劳塞维茨 提供人:chengpan27......

促使人们在精神上战胜极大危险的这种可贵的干劲,在战争中也应该看成是一种独特的有效要素。对军人来说,从辎重兵、鼓手直到统帅,胆量都是最可贵的品德,它就如同使武器锋利和发光的真正的钢。

胆量在战争中甚至占有自己的优先地位。在战争中,除了对时间、空间和数量的计算以外,胆量也起一定的作用,当一方的胆量超过对方时,他的胆量就因为对方怯懦而发挥了作用。因而胆量是真正的创造性的力量。有胆量的人遇到怯懦的人,就必然有获胜的可能,因为怯懦能够使人失去镇静。而只有遇到深思熟虑的谨慎的人时,他才处于不利地位,因为这样的谨慎同样可以说是胆量,至少和胆量同样坚强有力。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在所有谨慎的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胆怯的。

在军队中,大力培养胆量这种力量,决不至于妨碍其他力量的发挥。因为军队在战斗部署和条令条例的约束和规定下是服从更高的意志的,是受上级思想的支配的。胆量在这里,就像是压缩待发的弹簧一样。

指挥官的职位越高,就越需要有深思熟虑的智力来指导胆量,使胆量不致毫无目的,不致成为盲目的激情冲动,因为地位越高,涉及个人牺牲的问题就越少,涉及其他人生存和全体安危的问题就越多。如果军队已经受到第二天性的条令的控制,那么,指挥官就必须受深思熟虑的约束。指挥官在行动中如果只靠胆量,就很容易造成错误。但是,这种错误还是可嘉的,不应该和其他错误同等看待。这好比生长茂盛的杂草,它们正是土壤肥沃的证明。甚至是蛮勇,即毫无目的的胆量,也不能低估它,从根本上说,它跟胆量是同一种感情力量,只是表现为一种不受任何智力支配的激情而已。只有当胆量同服从背道而驰,因而忽视上级明确的意志时,它才是一种危害。但是,我们把它看做是危害,并不是由于胆量本身的缘故,而是由于拒绝服从,因为在战争中没有比服从更重要的了。

在战争中,当指挥官的认识相同时,因小心怕事而坏事比因大胆而坏事多千百次。按理说,有了合理的目的,就容易有胆量,因而胆量本身的价值就会降低,但事实上却正好相反。

当有了明确的思想,或者智力占优势时,一切感情力量就会大大失去威力。因此,指挥官的职位越高,胆量就越小,因为,在不同的职位上,即使见解和理智没有随职位的上升而提高,客观事物、各种情况和各种考虑也仍然会从外部对他们频频施加强大的压力,他们越是缺乏个人的见解,就越感到压力的沉重。法国有句成语:“在第二位上光彩耀目,升到第一位时却黯然失色”,历史上一些平庸甚至优柔寡断的统帅,在职位较低时几乎个个都曾以大胆和果断而着称。

有些大胆的行为是由必要性引起的,我们必须区别对待。必要性在程度上是不同的。如果必要性十分迫切,当事者在巨大的危险中追求自己的目的,以避免遭受同样大的其他危险,那么值得我们称赞的就只是他的果断,而果断是有它自己的价值的。一个年轻骑手,为了表现他的骑术而跃过深渊,那是有胆量,假使是在一群土耳其士兵的追杀下跃过深渊,那就只是果断了。反之,行动的必要性越不迫切,必须要考虑的情况越多,必要性对胆量的影响就越小。1756年腓特烈大帝看到战争不可避免【6】,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免于灭亡,所以他发动战争是由于有必要性,但同时也是很有胆量的,因为在他那样的处境下,恐怕只有少数人才能下这样的决心。

虽然战略只是统帅或最高指挥官的事情,但其他各级人员的胆量,同他们的其他武德一样,也与战略有关。一支来自勇敢的民族而又不断受到大胆精神哺育的军队,与缺乏这种武德的军队所能从事的活动大不相同。因此,我们也谈到了军队的胆量的问题。而我们的研究对象本来是统帅的胆量,可是当我们尽自己所知阐明了胆量的一般特性以后,关于统帅的胆量也就没有多少话可说了。

指挥官的职位越高,智力、理解力和认识力在他的活动中就越起主导作用,胆量这种感情力量就越被挤到次要位置。在身居高职的人中间,胆量是很少见的,正因为少见,所以,这些人身上的胆量就更值得称赞。有卓越智力作指导的胆量是英雄的标志,这种胆量的表现,不在于敢违反事物的性质和粗暴地违背概然性的规律,而是在于迅速做出准确的判断和决策并予以有力的支持。智力和认识力受胆量的鼓舞越大,它们的作用就越大,眼界也就越开阔,得出的结论也就越正确。当然,较大的目的总是和较大的危险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普通人,姑且不谈懦弱的人和优柔寡断的人,至多只有在远离危险和责任的情况下,在自己的房间里设想某种活动时,才可以得出那种不需要实际观察即能得出的正确的结论。但是,如果危险和责任从各个方面袭来,他就会丧失全面观察的能力,即使由于别人帮助没有失去这种能力,也会失去决断能力,因为在这方面别人是无法帮忙的。

因此,没有胆量的人是决不能成为杰出的统帅的,胆量是成为杰出的统帅的首要条件。这种天赋的力量随着教育程度的提高和生活锻炼而有所发展和改变,当一个人升到高职位时,它还能剩下多少,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当然,这种力量剩得越多,天才的翅膀就越硬,飞得就越高。冒险精神越大,追求的目的也就随之提高。

一支军队所以能够具有大胆精神,可能是因为这个民族本来就具有这种精神,也可能是因为在有胆量的指挥官指挥下,通过胜利的战争培养了这种精神。在我们的时代里,只有通过依靠胆量进行的战争才能培养一个民族的大胆精神。只有依靠胆量进行的战争才能抵制住懦弱和贪图安逸的倾向,防止民族的堕落。

一个民族,只有它的民族性格和战争养成不断地相互促进,才能指望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占据巩固的地位。

战争论

如涉及版权,请着作权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或支付费用事宜。

0000